>> 首页 >> 学校概况 >> 历史的天空 >> 文章正文
孙中山授予的左将军谢奉琦
发表时间:2007-4-12 11:28:33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谢 兰
点击/评论:6708/0
 

 

孙中山授予的左将军谢奉琦

                       

 

由贡井和平路说起

      猪年春节,在我的耳畔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话语:“今年春节,贡井还真有点儿节日气氛啊!”“夜里的贡井亮起来了!和平路两旁的灯笼很有点古味儿!”我亦有同感。

始建于19世纪的和平路是千年盐都活化石贡井古街之一。它曾经叫新街、长幺滩、抑或叫幺滩子,也曾经叫玮頫路。今天共和的公民们晓得它叫“玮頫路”的人已经不多了。

说到玮頫路,我们不应该忘记那段历史、那段自贡人引为骄傲的历史才对——

“玮頫”是辛亥革命的一个先驱者之一谢奉琦的号。这么说来玮頫路就是为了纪念这位叫做“谢玮頫”的烈士而将原来的“新街”易名的啊!没错。

在贡井苍翠的天池山南麓新街的东隅,有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多年以来人们在这里建起了数十座颇具川南民居特色的木串架、小青瓦大院。久而久之,这里就被贡井人叫做院子坝了。

民国元年(公元1911年),孙中山临时大总统颁行恤典,发给恤赏年金,追赠陆军中将,谥章左将军的谢奉琦(字能九,号玮頫)就是这贡井院子坝的人氏。

谢丰琦是我的年逾九旬的岳母谢玉祥的同一祖父下的亲堂二哥。岳母说:“能九二哥被杀害时,我还没有出生哩!能九二哥的事是我父亲告诉我的。”

谢奉琦于1882年出生在贡井院子坝谢家大院。他五岁丧父,十五岁丧母,弱冠就学于贡井旭川书院,刻苦自励,成绩甚优。他生性脱略,资质敏捷,富有慷慨豪侠之气。他好郊游,不甚择友,跟人相处落落大方、不猜忌。乍一看,其貌若难合,实则廓然无城府。而当时盐业发达的贡井尚为大利之市潮,竟以豪富相矜尚。谢奉琦却独自卓然不群,矢志坚定,毅然弃科举,走成都,进“东游预备学堂”学习日语,后来到日本学习。其学成之后报效祖国之心,可以从他偕其戚友黄治皋、傅缉生等人,整装东下。船过夔门的时候,中流风急,船触礁石,眼看马上就要倾覆了,舵手失措,众皆惊哗,他却危坐不动,神色坦然,并赋诗一首。今天读来,其情其景,可见之一斑。诗云:

匆匆荡桨下渝关,风雨羁人意往还。 回首西藩无净土,矢心东度恋神仙。家庭任系思亲念,途次多亏壮士言。盼到文明输入后,数年应自谢阿蛮

东渡求学以拯国难

谢奉琦东下抵达江陵后,遂绕道过苏州跟他的仲叔谢高渠辞行。当和他叔叔畅谈自己东渡求学以拯国难的时候,得到了他叔叔非常高兴地说:“能九儿有志气!叔叔支持你啊!”

谢奉琦来到日本后,和同去的戚友住在东京久宝田方,后来考入成城学校,和荣县的吴玉章、吴秉钧同窗。他聪慧过人,所学科学得心应手、咳唾成珠。后来,因嫌该学校组织不甚完备,而转入早稻田大学学习。这时他和革命青年李肇甫、篮子良、詹鸿章、丁淑屏等同学。和他们一起交流甚广,切磋益深,共同译辑理化教科书,拟于付梓。适逢日本政府欲行取缔中国留学生规则。谢奉琦知道后要约同学,去中国驻日公使,慷慨呈词道:“此议若行,不仅不利于学界,而于国交亦大有妨碍,关系匪浅,宜早为计,速开大会,合群力以争,事乃易寝;否则将溃不可收拾。”赓即果然全体留日学生义愤填膺,学潮大起。几百留日学生罢课离校,有的回国了,有的去欧洲旅游了。这时,谢奉琦并没有泄气,而是团结同学竭力抗争。他不辞辛劳地奔跑于东京、横滨、沪上和苏宁之间,在他们的抗争下,逼使日方取消了最初的动议。年轻谢奉琦的革命意志和组织能力初露锋芒。

谢奉琦在日本期间,接触到了许多革命人士,受孙中山革命思想影响最深。后来,孙中山成立同盟会于东京,谢奉琦首先参加,得到了孙中山的倚重。也就常常和同盟会的会友熊克武、但懋辛、黄复生、孙性廉、喻培伦等人商量革命事宜,并同喻赔伦、黄复生、熊克武等会友密造炸弹,但多次试验都没有制造成功。后来,经孙中山先生介绍玉梁慕光一起研究。

梁慕光何许人也?梁慕光是广东人,是当时“三合会”的首领,精通爆炸技术。于是他们不顾危险,一起在横滨山下町日夜研究试验,好几次都差点出事故,终不放弃。 

成立同盟分会 共谋革命大业 

1910年,他结识了日本革命军宫崎本藏。在宫崎本藏的引荐下,谢奉琦进了日本人小氏实的私人兵工厂,学到了制造枪支弹药的技术。当年,他买了弹壳和炸药回国,住在上海,想入京谋炸摄政王载澧及清朝大员,后来听说在京的喻培伦和彭家珍已有筹划,就放弃了这次行动,而是和黄复生一起回到四川,在泸州成立了同盟分会。谢奉琦曾经对黄复生说:“满奴侵夺我疆土,残杀我人民,纵炮指吾胸,刀加吾颈,亦需坚持到底,为革命流血,报国捐躯,绝不能屈于威势,减吾锐气也。今若四川,吾党宜分头共谋,各担责任,但首要一层为占地势、得人力、利器械,三者具备,则举事易如反掌。吾川险要莫如宜宾。此地北枕岷江、东临扬子,扼川、滇、黔军事之要害,为东西南商业之中心。此地一得,可以近窥成都,下临巴渝,进攻退守,无往不宜矣。”黄复生对他的话非常称道,遂协商共谋推翻满清的革命大业。

是年夏初,谢奉琦来到叙府(宜宾)密谋起义。他和在宜宾的革命者罗仲渠、凌体萱、刘永言、聂次荀等同志会晤。看见同时很少,有点势单力薄,就委托聂次荀征集党员,联络社会,以领导叙屏一带任务,并拟定八月十五日发难。他告诉凌体萱率新参加的党员颜友宇和姚大久于翠屏山会合;聂芹轩和杨功甫联络社会哥老(哥老会,又称袍哥),于十五日夜响应叙城。凌体萱离开叙府后,泸州的曹叔实叫何伯宽等人去叙府,将叙府现存的炸弹运去分给江安、纳溪、泸州等三地准备起事。可是,到了八月十八日那一天,该运到叙府的炸弹还没有运到,只有弹壳两枚。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谢奉琦决定只有等到江、纳、泸三处发动时,再率叙屏同志响应。可是,江、纳二地都由于泄漏了机密而失败,所要约的革命者都被官方迫散。谢奉琦遂函告凌体萱回到宜宾来另商大计。

这时的谢奉琦他们的经费异常拮据,粮食也朝不保夕。幸好凌体萱搜索衣物典当而捐助30余元而得以维持。继而,又由一人介绍社会中人从商号中窃取燕窝变价以解燃眉之急。即便如此困难,谢奉琦和他的党员们酬志之心丝毫没有削弱,而是决定当年腊月再行起义。

“我死归耳,何惧!” 

谢奉琦刚到叙府,有时晚上出街,遇到郡守出来巡查的时候,他即带上炸弹尾随郡守后面,见机行事,但由于郡守的仆从甚多、簇拥前后而没有机会。他义愤填膺,举手欲击,又害怕伤及无辜,乃怅然而罢。

没过多久,同盟会泸州分会败露,谢奉琦被捕了。其实,他是有机会逃脱的:组织败露后,郡守挨家挨户盘查的时候,有人告诉他说:“玮頫君,赶快逃走吧,现在还来得及!”谢奉琦说:“吾首倡议于吾州,不幸不成,丈夫死耳,吾安之!夫事败而苟免非勇也!吾方欲以节义声天下,振民懦,激来者;且吾去株连者将益多。孰若拼一死以纾他人之死,彼不死者鉴我之死相继而起,计出万全以企其成,则吾不死矣。”

谢奉琦在狱中,“叙守宋联奎鞠之,不少讳。诘其党,不答。守誓言以信之。” 宋练奎说:“若言当贷苦,不然决死。”谢奉琦挺身毅然回答说:“我死归耳,何惧!且自作之,自我任之,何必党。汝实汉族,而甘厚度颜北面事奴乎?若犹有人心,速反正,从我去。否则有死而已。”

谢奉琦是在泸州被捕的,在将他从泸州解押到叙府的路上,有坏人密告清吏说谢奉琦有飞檐走壁的功夫。于是清吏就刺穿谢奉琦的颈下,用铁链穿过锁骨而押解行路。其残暴令路人目不忍睹。而谢奉琦仍泰然处之,沿途还不断演说,鼓吹革命。

谢奉琦就义时,从容不惧,慷慨自若,并索楮墨赋绝命诗一首曰: 

  中原多故祸燃眉,草泽人怀造国思。

  富贵无忘耕陇上,诗成泣下数行时。 

   又作绝命书数百言,寄予其兄奉琮,笔迹端楷,词句精练。由此可见玮頫烈士之大气凛然也。

自贡市贡井出了这样一位革命烈士,无疑是贡井人的骄傲,于是当局即将新街至长腰滩(今建设路)一段当时最繁华的、也是最漂亮的街道名作“玮頫路“,此举实乃顺乎民心合乎天意乃尔!

追赠为陆军中将左将军 

说这条玮頫路是当时贡井最繁华最漂亮的街道并非虚讹,我们至今仍能找到些它繁华的蛛丝马迹来,虽然这条路靠近长腰滩一段大都改造为高大的楼房了。

这条街道靠老街一段两百多米的沿街建筑仍然系上个世纪初叶的较为新潮的制式:由两根笔立的青砖柱支撑起巨木门楣,门则是由数扇窄窄的可以任意取下或安上的木板。整个建筑为小青瓦木串架,大都一 楼一底。窗为西式,副窗为半圆行或三角形嵌以当时颇为时髦的玻璃。在当时实在是“洋气”之至。房檐很长,能够遮住屋檐下的宽宽的石台阶。街道地面不像老街由四方形石板铺就,而是当时最时兴的也最为昂贵的“三合土”(石灰、瓦碎片、炭灰等)铺成的;因而路面显得特别平坦、光亮洁净。这在当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今天和平路街道路面也早已是“混泥土”了。


还要说的是,谢奉琦家族并不是土生土长的自贡人,而是客家人。其先世是湖北人,明代初年“湖广填四川”,迁徙入蜀,世居荣县贡井乡(今自贡市贡井区)。谢奉琦的父亲名坚,其兄奉琮,弟奉琳、奉瑄。

谢奉琦的仲父谢高渠在苏州做官,曾经写信叫谢奉琦去苏州,给他一个职位;但他婉言谢绝了。第二年,谢奉琦入县试,继而又赴嘉定应府试,都均不售。更加憎恨科甲制度不足以发现真正的人才之弊病,其八股试帖之束缚人的思想,所学非所用。他感慨道:“天方丧乱,国事蜩螗,士者国家所恃以为栋梁,而咿晤呫哗于章句,斤斤然揣摩迎合,自丧其性,冀倖一中有司之蝇墨以为光宠,国何贵有是?”

那个时清朝廷杀害了戊戌变法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不得不出走海外;第二年八国联军打进京都,我国人们没有不感到疮巨痛深的。好多爱国仁人志士都感到清廷无用无为,想有一天将其倾覆。而当时革新之学说正风动于海外内外。年轻的谢奉琦都了这些著作,非常兴奋,于是在内心深处萌动了革命的胚芽。

我们都知道,戊戌变法,我富顺县的刘光弟为新政而蒙难的六君子之一,每当说起此事来,年轻的谢奉琦就要痛斥满清政府。他曾经说:“洪杨首倡革命,亦之春秋夷夏之防,惟汩于权利,势成内讧,致使曾左诸人有所借口,严兵破灭,迁延数十年,致有今日之祸,岂非谋之不臧哉?”他曾经对别人说:“六君子不死于西后,而死于新政之不成,吾辈睹诸死者宁毋愧乎?”在那个时候,老百姓,尤其是巴蜀的老百姓慑伏于专制极威之下,都苟且偷安,得过且过,以嬉以息,抚髀之士,有以国事揭櫫于路者方目笑之。

谢奉琦是1910年遇害的,当时他才26岁。当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即颁行恤典,发给谢奉琦的夫人刘氏恤赏年金,追赠谢奉琦陆军中将、章左将军、崇祀忠烈祠;叙府人民也建祠纪念。 

忠魂不朽 

我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是在自贡打响的。

自贡人吴玉章、谢奉琦和雷铁崖堪称辛亥革命之“三杰”。

今天,尽管知道贡井有条玮頫路的人越来越少了,甚至有一天会灰飞烟灭、无人知晓的;尽管院子坝的院子也越来越少了,人们再也指认不出哪一个院子曾经是悬挂过孙中山榜书“谢左将军府”、“以慰忠魂,而垂不朽”匾额之谢奉琦烈士的故居了;但是,贡井曾经的骄傲与光荣是永远不会因为街道的易名,院落的消失而湮灭的,因为它已经记入了中华民族革命的光辉的史册。

不过,如果有那个可能的话,将“和平路”复名为“玮頫路”也不失为亮出文化底蕴、开发贡井旅游之好主意吧? 

2007.03.16识于盐都天池山麓净觉斋

07.03.24刊于《今日晚报》第1718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谢 兰
 
 
 
 
 
 
 
 
 
 
 
 
 
 
 
 
COPYRIGHT 2006时时彩开户图片版权所有 时时彩开户图片8211联合设计制作
地址:自贡市贡井区贡井街天池路54号 备案序号:蜀ICP备06018515号 邮政编码:643020
Email:xczx1938@126.com 联系电话:0813-3301421 QQ:3124623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