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专栏 >> 文章正文
深切缅怀黄复生先生(赵光裕)
发表时间:2009-12-17 10:04:36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点击/评论:5592/0

 

深切缅怀黄复生先生

赵光裕

我的伯父赵铁桥、姑父黄方和杨维与黄复生先生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亲密战友!

1907年,熊克武、黄复生两先生,在日本受孙中山命,回川发动革命。他们分析了当时四川反满的革命形势,选定永宁作为在四川发动革命的突破口。是年夏末,熊、黄等近十位革命党人,在永宁金鹅池(小地名水沟头)我家祖宅举行永宁首义的会议,到现在已是一百零一年了。其间由黄复生、赵铁桥结起的黄、赵两家的世谊虽曾遭中断而有幸延续至今,可谓幸矣!

一百零一年不是短暂的岁月——三万六千八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如果以二十年为一代,已是五代的轮替,常言道:“一辈亲、二辈戚、三辈四辈认不得。”黄、赵两家的世谊延续了五代,本身就是一段佳话。

1930年,赵铁桥在上海招商局任内殉国,时复生先生居沪,曾亲往悼念,抚尸恸哭。复生先生居渝时,与我父曾有书札往来,我父赴渝时也去拜见复生先生,顺道带一些叙永的土特产馈赠。先生在渝逝世,我父曾收到治丧委员会的哀啟。解放后,由于政治的原因,两家后代联系中断。直至改革开放后,先生的孙子黄三德前来叙永收集先生当年在永的革命史料,经叙永政协介绍同我会面,我向三德提供了一些资料,由是中断了近四十年的世谊得以延续。

其时,伯父赵铁桥的四子赵光祁,自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纪念应邀由美来京参加纪念活动后,每年国庆活动都应邀参加。在廖承志老先生的引荐下,光祁为国家引进水文、水利、光纤、通讯、网络等先进技术。1986年光祁受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邀请,来京参加国庆纪念后,回乡祭拜祖先。我得到省台办的通知,要我在103日前到省台办,届时到机场接机。

到成都后,我先到三德家,我称呼三德黄大哥,三德夫人在一旁笑曰:“我爷爷同您伯伯是一辈,我们还应叫您小叔叔呀!”我忙说:“不要客套了,年长为大,就叫黄大哥吧!”104日,我和三德一起到省台办,随联络处长刘伯涛一起到双流机场迎接光祁。

时,黄三德任省水文总站党委办公室主任,三德夫人在总站搞技术工作,水文总站的站长姓田,是叙永人。在三德夫妇的促成下,光祁为省水文总站引进了一套水文自动测报系统。

值此黄复行先生逝世六十周年,有感内江市委、市府对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的重视,筹备纪念黄复生先生逝世六十周年纪念。内江市政协,隆昌县政协,内江电视台的同志,为缅怀复生先生当年在永宁的英勇悲壮的革命业绩,亲临革命党制造炸弹的旧址,叙永兴隆场黄方的故居鹤鸣池和决定发动永宁首义举行会议的旧址兴文县金鹅池赵铁桥的故居水沟头作现场拍摄。

我有幸全程陪同摄制组工作,复生先生革命党人那些悲壮激烈的反满斗争,仿佛一幕幕重新展现在我的面前。触景生情,当年复生先生们都是20左右的热血小青年,眼见清廷腐败、民族危亡,在孙中山的领导下,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挽大厦于将倾,不由得使我肃然生敬。

复生先生原名树中,隆昌县龙市镇人,但他献身革命的第一步是在永宁开啟的,在制炸药的过程中,炸药爆发,身受重伤。经医治康复后,又继续投入反清斗争,直至发动谋刺清摄政王的壮举而闻名中外。为了纪念在永宁这一段革命历史,更名复生,有死而复生之意。

我认为今天纪念复生先生的意义在于我们要继承发扬先生为革命百折不挠的英勇精神,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的振兴中华事业中,像先生一样地为国家、为民族拼搏。

愿复生先生在地下安息!

OO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黄复生先生行略

向及公

君名树中字理君,后改复生,四川隆昌龙市镇人。晚清蜀兴官学,君之泸县,入川南经纬学堂,与富顺谢持、曹笃,永宁黄方,皆同学少年。既卒业,复留日本。

纪元前七年乙己秋,总理孙公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君首加盟,亟欲得师资习制炸弹,为革命工具,乞于总理,为介绍粤人梁慕光,尽传其技。

丙午七月,总理命君与熊克武、谢奉琦还蜀造党,密致党人主盟,阴为策动,是冬同县党人黄金鳌要君入成都,托教学,一任华阳县中学翻译。

丁未夏,富顺易曼耕为言,泸县佘英等谋起义,商君之永宁,密制炸药。乃同抵永,客黄方家。县党人杨雄,则出白银如法化制之。偶不戒,两手皆大创,几死,遂废左目,失明。时党人杨庶堪主叙永中学,以化学药剂阴助之。君伤愈,复游日本。适内江党人喻培伦,亦以制炸药伤臂,乃相与谋造安全炸弹。

纪元前二年庚戌,君与培伦、汪兆铭、陈璧君、赵铁桥、黎仲实等之北京,谋击清摄政王载沣,托摄影业于厂肆,曰守真相馆。君循循内美,学日本诗,兼攻美术,能摄人面影著男女肘臂间,色不褪。常运爆药及化制机管杂撮器具中,君与培伦造弹重二十余斤,夜埋甘水桥下。桥近摄政王邸,可百十武,上下朝所必经。俟明,载沣车过,以电发之。桥多犬,吠惊居人,起视,觉有物,培伦得脱去,而君与兆铭以故入狱,谳词侃侃,独自挺承,不相累,国人交称汪黄。时旧京蜀士大夫,见君小相,皆惊叹曰:美哉奇男子也。

辛亥秋,武镇起义,各省响应。九月,消解党禁,君出狱。至天津,金堂党人彭家珍,充职东省天津兵站司令部,谋结同志,联兵力举事。于时蜀党人朱芾皇、黄以镛、赵铁桥等密议,以君与家珍入沪,遂留究造炸弹法。家珍因怀弹趋北京,击良弼。共和既建,君在南京任四川代表,参全国代表,选举总理为临时大总统。

君所在,南北党人,无男女多昵就君。二年,君与谢持,以镛、铁桥、贾涛等组燕侠团,当时所传血光团也。是年君复以药术炸扬州镇将徐宝山。宝山故江举证间盐盗,时呼徐老虎,初开军政分府于扬州。黎扬州都督,虽去名号,受袁世凯统率,其所驻兵,扼苏宁咽喉,不除,必为革命障碍。张人杰商君,密图之。宝山性嗜古,君制炸弹骨薰匣饰中,启钥猝杀人,此帝俄时虚无党法。君尝为杀虎记志之,其事秘,世莫知也。

君县党人程泽湘,自闻君狙杀载沣,欲从之学制爆药。赣宁败后,驰书让君,谓向不与我爆药术者,以袁氏或能善政保民,今贼势已成,子犹不与约术,非蹈海,即自裁耳。君感动,召之日本,授其术,卒以此成其烈。泽湘尝自命欲存同盟会真正苗裔,盖倾君之风也。

四年,君与张威在上海潜倒袁,日人告密,被逮,相与争死,党人恻恻叹美之。君出狱,索张我权,知张乃复生变名也。洪宪讨袁,君树职为靖国军总司令,卢师谛副君,凡革命之役咸领偏师,备尝险阻,疲绩不稍休,致有偏估之疾。其万死不顾一生,可谓劳人也己。

君于党为先觉,喻培伦、家珍为后死,烈烈轰轰,亲见其不朽,培伦尝谓,区区仗党人之力,欲制虏死命,非有猛烈利器收其威,功卒不就。袁世凯定江南,犹曰:“吾不畏江南反攻,畏其药取人命于顾眄间。”其气夺也。求之史传,君材性在仓海博浪沙间,古称立意皎然不欺其志者,君其无忝。

君历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以年来忧心戡乱,贫病交伤,十月一日,遂不可起,春秋六十有六,遗书尚殷殷于民生疾苦。昔贤曰,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在京院会同人,痛惜老成,联名申请,总统轸念开车勋贤,明令褒扬,并派员治丧,从优恤葬,略述其生平事迹荦世乒赛大者,以备国史。

 

 

黄复生给吴玉章的一封信

《致吴玉章》

玉章我兄:

321日手教奉到,并承转案沪上各笺,敬悉一切,感甚。弟来温洲将届五旬矣,缘民安栈。自邓子瑜去后,同志中人甚少亲切者,长滞于此,焦急何以。国事于此间虽鲜确耗,然较兄处或少多一二,谨就所闻,为兄陈之。

自广西独立而后,龙济光亦迫于粤人之请求,已宣布独立,但较各省为状甚怪。缘粤人性质多愚,不察大势,以为龙一独立,即可敷衍局面。夫以龙之蛮横,焉知所谓保障共和,维持民国,故独立后捕杀党人如故也!民党中之有识者,早已洞烛其奸,而未尝敢工于接洽。保皇党方面则信之至深,以致演出四月十一日长隄之祸。先是粤人畏革党进攻省城也,乃请保皇钜子徐勤(号君勉,康之大弟子也)来省,许以都督之位。徐为护国军司令,即邀其同志汤觉顿、谭学夔(学衡胞弟)、王广龄等前往。龙令春部下蛮将多名,与徐等会议于海珠。初拟掷杯为号,乃有颜某欲夺功,酒酣,邀入室,左手把徐臂,右手出拳铳。而颜之部下更欲夺功,遂先发铳,伤颜手,痛甚,释徐。徐倒地滚于床下,乘乱轰轰之际得免。汽、谭辈登时击毙。是役也,徐函约朱蛰(执)信前往,蛰(执)信答以兵力未充,不可轻于一试,徐不之晤,几受大害。闻江西确已独立,未见明文。浙江则确于三月十四独立,童保暄(现任旅长,辛亥临时都督也)为都督,朱瑞不知下落,屈映光与参谋长金某被擒,地方秩序甚安。川中则叙府早为陈宦夺去,泸州失而复得者数次。据滇报谓:蔡将以司部迁渝,是曹锟已不能固守重庆矣!第七师师长张敬尧确已死,有谓其系受重伤后为其部下所杀者,与马继增(袁之处级五师师长、驻湘)同一暧昧也。又闻有任张勋为皖督、倪为长江巡阅副使之说。攻湘之护国军似不能占优胜。川中则东南较好,而陈宦犹甚跋扈也。

袁氏方闻有命段祥瑞组织内阁之说,又一面假造民意,留袁为总统,而上海则旧时议员有如今临时国会之说,然外国承认问题总未见明白宣布。此间所闻不过如是,想此函到时不免为明日黄花矣。

招工之事总望速办,石曾办事何疲缓乃尔。苟不急图,则袁、梁之奸又将早售于法人,而吾人恐更地立锥地矣。弟对于此事,早认为应积极进行,即南洋方面表同情者已属不少,况早已函告内地,将来办理应无滞碍。然约章不早寄来,则办事毫无根据。柬示谓请蔡先生致函已独立省分之教育会,然要非必得吾辈同志鼓吹此中要义,恐人将认为无足重轻,则深负吾人之希望矣。至于显章专任之议,弟固深表同情,第不识其愿意否。总之,望石曾从速办理,急将约章寄来泸上,并详示川资船位各弟(已详前函),盼切,盼切。

吾兄望沧白常时通信,弟已转达尊意矣。以后赐示望寄泸上通运司,或法界霞飞路花园里斜对面西字三百五十八号刘文兄转交亦妥。闻泸上已不引渡与香港,现甚自由,唯恶探暗杀之事恐难免。弟当随时注意,务望放心。

前者,弟曾数上笺,谓由英与弟寄来川资千佛,不识果有此事否?如果,请以五百偿债,以五百与郑君作学费。子嘉之数已托何子寄带去,想已早交到矣。余不赘陈,拉杂书此,希谅之。

专此致

道祺

制弟复生再拜四月二十八日

舜田、林平昆吾暨诸先生统希叱敬。晤昆吾兄时希代致意。柏烈武君已回国,所致函尚存民安栈。

 

 

充分利用涉台人文资源

——浅谈对台工作

赵光裕

回顾党的对台方针,自建国初期提出的“解放台湾”,到1979年叶剑英前委员长在《告台湾同胞书》中提出的“统一祖国”。至今虽未另提新的对台方针,但突出了“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党的对台工作这些阶段性的发展,已经达到驾轻就熟、火线的境界。

1987年底,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蒋经国从人道主义出发,顺势开放了两岸社会交流的历史大门;廿年后,马英九在两岸善意互动的基础上和大陆实现了“三通”,把两岸交流推向历史高峰。

面对两岸这一来势汹涌的“开放浪潮”,党的对台政策,因势利导,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快节奏与前所未有的高效率。特别是胡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提出的解决台湾问题的六点主张,得到台湾当局的快速回应。

那么,对这样的新形势,我们怎样围绕“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这一对台工作方针作一些工作呢?我想应利用我县有关涉台的人文资源,充实我县对台工作的底蕴,以联络台湾同胞的感情。

我县历史丰富,人杰地灵。早在辛亥革命时期,就有许多县外的革命党人来到叙永,同地方革命党人一道,发动了为推翻清王朝的“永宁首义”。

我们党的元老,我县著名人物傅钟同志在晚年的回忆录——《征途集》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叙永有三位同盟会党人,杨维、黄方和赵铁桥,似乎与我家有亲戚关系,常来我家和父亲暗中议论。如果我们在屋,父亲总是把手一挥,‘出去温书!’从不让我们在场。”又说:“叙永早有革命党人的组织,活动不断,基础甚好。1907年同盟会党人就在这里举行过一次起义,历史上谓之永宁首义。因制造炸弹不慎爆炸后暴露,被政府军镇压下去。领导人大部脱险,在四川其它地方活动,等待时机。”还说:“1907年革命党人推翻清王朝的‘永宁首义’,永宁中学起了很重要的作用。那时我还小,但听大人们讲革命党熊克武、杨维、黄方、赵铁桥在离城四十华里的乡下黄方家里制造炸弹,所用的化学药剂和器具就是杨庻堪从永宁中学堂试验室拿出来的。”

从傅钟同志的书中知道了叙永县的辛亥革命时期曾发生了许多传奇的故事,谱写了辉煌的一页。不仅有本土的知名的革命党人,而且有许多县外革命党人选中叙永来搞革命,与叙永有很深的渊源。据我所知有熊克武、黄复生、杨沦白、向楚、朱之洪、杨兆容、余英、谢奉琦、税锡畴等人。此外民国时期我县的黄季陆、徐中齐等人也是国民党的上层人物。叙永去台人员有三大特点:人数多、上层人士多、海峡两岩开放后回乡的人多。

去年是曾经在我县领导“永宁首义”的国民党元老黄复生先生逝世六十周年,内江电视台为拍摄黄复生的传记片,我曾陪同到兴文县大河乡赵铁桥的故居和我县兴隆乡鹤鸣池黄方的故居作现场拍摄。之后,我应隆昌县政协的邀请于九月廿八日随县政协副主席李官培一起到隆昌参加黄复生先生纪念活动。在一次晚宴上,黄复生的家乡龙市镇党委书记罗刚同志与黄复生的长孙黄三德和我同席,席间的闲聊中,罗刚同志感叹到:“黄复生的革命生涯是在叙永起步的,你们叙永真了不起,有这么多国共两党的杰出人物。”又闻内江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内江市主委有一个打算,欲将川南辛亥革命的人和事作为景点,融入旅游内容,打造川南辛亥革命旅游环线。

这件事,我县有一个叫杨富明的私企业主,他向县国资局购得国民党上层人士徐中齐的故居,此外建筑朝门保存完好,又把内部仅保存下来的房屋修葺一新,自费搞了一个《永宁首义陈列馆》、《国民党上层人士徐中齐先生故居》。内中辟室三章,展出若干永宁首义文字图片,徐中齐故居的沿革以及徐氏弟兄的小传和相片。这与上述设想不谋而合。

国共两党在历史上曾经两度合作,两党的恩怨情仇延续了半个多世纪。兵戎相见、杯酒相欢,这在世界政党史上绝无仅有。今天,在胡总书记的主导下,国共两党建立了对话平台,加深了国共两党的交流,为两岸关系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如果能利用好我县与涉台相关的人文资源,必定会勾起台湾国民党人士和台湾同胞的大陆情怀,这是我县对台工作的软实力,尤当很好利用。当然,这只是对台工作的一部分,我县有许多很有阅历的史志人才,定能把这个工作作好。

台湾近百年历史与大陆分分合合,纠合着兵联祸结、演绎出一部命运多舛的传奇,这种历史感、感酿出的复杂吸引力,这使海峡两岸的同胞相互把彼岸变成各自眼中最特殊、最向往的地方。如大陆同胞之于日月潭、台湾同胞之于天安门。再运用两岸的人文资源联络两岸人民的感情,对促进两岸人民的融合会有积极作用。

在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中,让我们在各自的岗位发挥优势,尽力尽心,为实现振兴中华、民族复兴共同努力!

注:①傅钟系中共元老,中共巴黎支部发起人之一,解放后授上将军衔,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本文系09年春节各界人士茶话会上发言稿,后经整理收入县上编印的一个小册子。

 

校友赵光裕(中)与李卫东校长(右)、冯丹东副校长(左)合影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相关文章
 
 
 
 
 
 
 
 
 
 
 
 评论
共有[0]条
-->最新评论
剩余字符数: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