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学生天地 >> 余根权学生作文选 >> 文章正文
 
 
我与手
发表时间:2009-11-16 17:03:24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点击/评论:2419/0

 

我与手

2009   陈金凤

手,世界上最普通不过的了,你有我有,大家都有。手的温暖,大家都体会过,但手的温暖真意,你体会过吗?

在我的心中有一条永恒的定理——妈妈的手最温暖、最温柔。

小时候,是妈妈用她那温暖柔软的大手紧紧牵住我的小手,迎着凛冽的寒风一步步把我送进幼儿园。那时,无论风有多猛,我都不感到冷,因为牵着妈妈的手感觉格外温暖。那时我总天真地认为妈妈的手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热量,我曾好奇地问:“妈妈,你的手为什么总那么热?”“大人的手大,当然热了。”我对此坚信不疑。

四岁那年,我随妈妈到外地探亲,出站时,便被汹涌的人群挤到一边。我哭着喊着寻找妈妈,慌乱中,一只陌生而又冰凉的大手抓住了我,“小朋友,跟叔叔走。叔叔给你买好玩的,好不好!”“不嘛……我要妈妈。”我一边说一边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那只大手,可没有用,那时的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无援。突然,一只熟悉的大手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想干什么!”是妈妈!我好像风雨中的小舟一下子找到了港湾,一头扑进妈妈的怀里,攥着她的手再也不愿放开。是妈妈的手使我重新获得了温暖、平静与希望。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妈妈牵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如今和妈妈并肩走在街上,总有一种长大的喜悦。妈妈总说:“长成大姑娘了,快和我一样高了。”然而,每次说起这些话,她眼里总闪烁着一丝感动,是为我一天天长大而欣慰,还是记起哺育历程的艰辛,抑或岁月的不饶人?我说不清楚,但在我心目中那条哲理始终没有改变。直到有一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无意间触摸到妈妈的手,那种从未有过的陌生、冰凉与粗糙使我猛然一惊,十六岁的永恒被打破了,我有些茫然。好久,我才鼓起勇气再次牵住了妈妈的手,妈妈对此虽然感到惊讶,但我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紧紧地牵着,似乎怕失去什么。

回到家里,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寒冷的冬天,妈妈就着水塘一遍遍地洗菜,费劲地刷着油腻腻的盘子,弯着腰洗着一大堆的脏衣服,拧开大拖把……我明白了: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为了那繁琐的家务,妈妈那原来温暖的手才变得如此的粗糙。妈妈是平凡的,她在平凡中奉献着,在奉献中期望着,在期望中操劳着,在操劳中延续着,实现着血脉相承,生生不息,而我竟迟迟没有体会到。

这不经意的触摸是迟到了,但不算太晚,因为它至少使我明白:一切都可能改变,包括我心目中那条永恒的哲理。而懂得改变,才会珍惜拥有。

我意识到,是该我给妈妈暖暖手的时候了。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相关文章
 
 
 
 
 
 
 
 
 
 
 
 
 
 
   
 
 
 
 评论
共有[0]条
最新评论:
 
 
剩余字符数:200
 
 
 
 
 
 
 
 
 
 
 留言
对栏目[学生天地]留言
共有[82]条
最新留言:
 
 
剩余字符数:200
 
COPYRIGHT 2006时时彩开户图片版权所有 时时彩开户图片8211联合设计制作
地址:自贡市贡井区贡井街天池路54号 备案序号:蜀ICP备06018515号 邮政编码:643020
Email:xczx1938@126.com 联系电话:0813-3301421 QQ:3124623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