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学生天地 >> 时间的故事 >> 亲情篇 >> 文章正文
贾旭玫-守护
发表时间:2008-9-18 10:46:43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点击/评论:2196/0

 

 

  

 

贾旭玫

 

一个人可以没有爱人,没有朋友,却不能没有父母。亲情,是一种割舍不掉的爱,我曾被它深深地感动。

那是一年夏天。

“叮铃铃……”烦人的电话声使炎热的夏天更加闷热。我接起电话:“喂,谁呀?”那头缓缓地传来妈妈略带哭腔的声音:“贾旭,快到医院来,姑父的病已经确定为肝癌了。”

……

“妈妈,妈妈。”我边跑边喊,这时医院的走廊像特别长。远远的看见一大群人围坐在手术室门前。舅舅、舅妈低着头,不出声。妈妈扶着眼睛红肿的姑妈。爸爸他们正焦急的踱着步子。咦,刚回来两天的哥哥呢?我轻轻地拉拉妈妈衣角,“你来啦,贾旭。”“哥哥呢?”妈妈将姑妈扶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说:“你快进去找找哥哥,刚刚确诊时他便跑了,你和哥哥最亲近,快去找找。”我漠然地点了点头,这大概是我能为姑父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我拉着哥哥回来了,找到他时,他的眼里仿佛全是破碎的玻璃,晶莹透亮。当要走到手术门前时,他却又停下了,我握紧哥哥的手,愣愣地望着他,哥哥拍拍我的头,挤出一个笑容,又开始移动脚步。大家拿来许多食物,劝哥哥吃下,可却不见效,哥哥一个人坐在手术室门前的地上,用颤抖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轻轻的抽噎着,颤抖着。我不知该怎样安慰哥哥,我知道说什么哥哥也不可能会好过一点的。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和善的姑父,就这样死去了,这是几句话就能安慰的吗?我慢慢滑坐到哥哥身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只能望着哥哥,望着那扇亮着红灯的大门。这大概是我能为哥哥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时间过了很久,该吃饭了,姑妈在众人的劝说下,终于肯去吃饭了。虽然知道手术还需要几小时才完成,哥哥却怎么也不能离开半步,我也留下了。“我要这样守着他,这样守着,永远守着他。”哥哥边哭边对我说,一颗晶莹而浑浊的眼泪滑过他的脸颊。我边掉泪边为哥哥擦泪,只是点着头说:“我陪你。”

手术在晚上9点左右结束了。在一个月以后,在上医大二年级的哥哥在外地求学以后,姑父安静地走了。他没见到自己亲生儿子最后一面,可是我知道,他见过哥哥千万遍,在心中,在姑父的心中有一卷很大很大的胶片,它能绕着地球一圈又一圈,里面记载着哥哥点点滴滴。而哥哥心中有一卷长长的底片,里面是姑父的星星点点。

他们彼此守护着,在自己心灵的深处。

 

评语:

脱了你的鞋,走在大地上,你能感受到泥土温润让人心动的力量吗?是真实的生活感动了你,是你的感动感动了你的语言,于是,你的语言便涌动着温暖的力量,荡起小舟。

 



来源:自贡旭川中学  编辑:胡
 
 
 相关文章
 
 
 
 
 
 
 
 
 
 
 
 
 
 
 
 评论
 
共有[0]条
-->最新评论
剩余字符数:200
 
 
 
 
 
 
 
COPYRIGHT 2006时时彩开户图片版权所有 时时彩开户图片8211联合设计制作
地址:自贡市贡井区贡井街天池路54号 备案序号:蜀ICP备06018515号 邮政编码:643020
Email:xczx1938@126.com 联系电话:0813-3301421 QQ:3124623738